<code id='1uaf1'><strong id='1uaf1'></strong></code>

<acronym id='1uaf1'><em id='1uaf1'></em><td id='1uaf1'><div id='1uaf1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uaf1'><big id='1uaf1'><big id='1uaf1'></big><legend id='1uaf1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ns id='1uaf1'></ins>

  1. <fieldset id='1uaf1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1uaf1'></i>

    <span id='1uaf1'></span>
  2. <tr id='1uaf1'><strong id='1uaf1'></strong><small id='1uaf1'></small><button id='1uaf1'></button><li id='1uaf1'><noscript id='1uaf1'><big id='1uaf1'></big><dt id='1uaf1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uaf1'><table id='1uaf1'><blockquote id='1uaf1'><tbody id='1uaf1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uaf1'></u><kbd id='1uaf1'><kbd id='1uaf1'></kbd></kbd>
  3. <dl id='1uaf1'></dl>

      1. <i id='1uaf1'><div id='1uaf1'><ins id='1uaf1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《河南大學學報》82年:仿佛若達達兔官網有光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8

          鐵塔巍巍,黃河泱泱。

          緊跟河南大學百餘年跬步,《河南大學學報》(以下簡稱《學報》)走過瞭82年春秋。

          《學報》創刊於1934年10月,是我國創辦較早的大學學報之一。

          82年薪火相傳,82年弦歌不輟;82年風雨兼程,82年累累碩果。《學報》從歷史的深處走來,雖歷經滄桑,停刊復刊、幾易刊名,但它樹立瞭一座座豐碑——堅持傳承河大百餘年的道德文章,展示瞭河大人“百折不撓,自強不息”的進取精神,鐫刻下河南學術事業發展的厚重足跡,同時也見證瞭中國大學學報的成長,並為其繁榮做出瞭突出貢獻。

          《桃花源記》有曰:山有小口,仿佛若有光。如果說在全體河大人心中,學校是一座巍峨聳立的大山,是至高無上的存在,那麼《學報》82年則是“仿佛若有光”。

          歷史悠久,承載厚重深沉的社會責任

          開啟歲月的塵封,追尋歷史的足跡。《學報》之所以能夠異軍突起,與其誕生前後出現的一批學術刊物不無關系。

          早在1919年,河南留學歐美預備學校就創辦瞭校刊《庠聲》;中州大學時期,《文藝》《青年評論》等各有特點;中山大學時期,《河南中山大學理科季刊》《河南中山大學法學季刊》《河南中山大學文科季刊》《河南中山大學醫科季刊》等,在當時非常有影響;省立河南大學時期,各學院均有刊物出版。

          也正是這樣濃鬱的學術氛圍和深厚的歷史積淀,為《學報》創刊奠定瞭高起點,為其汲取文理工醫等學科精華、博采眾長提供瞭現實條件,並對其後續發展產生瞭廣泛而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  創辦《學報》須有高尚的夢想,即樹立一個矢志不渝且能達到的崇高目標,才能激發出編輯與作者的精神沖動與創新能力,並為之不懈奮鬥。時任校長張仲魯睹念自宋代以降河南一省“文治立即凋敝”,“文物無足述者”,大有“今昔隆替之感”,便以“冀為學術之淵藪,文化之鄧林”為素志,希冀對河南的文化前途有所改觀,於是《學報》正式出版。

          該刊“以研究學術為宗旨,凡著述、記札、調查、批評介紹、譯品等,不拘文言白話,篇幅短長,均受歡迎”。原定每年出版5期,囿於種種因素,截止1934年10月,共出版3期。期間,發表文章58篇,文理兼有,不乏重磅之作。無論是論題選擇,還是內容水平、研究方法、資料搜集,都是非凡的、具有創新性的,在全國屬於一流的皇皇之作。

          自始至終,《學報》與學校的發展、命運緊密相連。新中國成立後,河南大學數次易名,《學報》也隨之更名。

          開封師范學院時期,自1953年起不定期出版《教學研究匯輯》。1956年,《教學研究匯輯》停刊,改出《開封師院學報》。1975年,分為《開封師院學報(社會科學版)》和《開封師院學報(自然科學版)》兩刊。《開封師院學報》是新中國恢復創建較早的大學學報之一。

          1979年8月,學校易名為河南師范大學,學報更名為《河南師大學報》。1984年5月,更名為《河南大學學報》。嗶哩嗶哩兩刊更名為《河南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》《河南大學學報(自然科學版)》。21世紀初金獎拔絲蘋果究竟能拔多長?匯入《醫學科學版》。

          今天,當我們重新翻閱散發著濃鬱墨香的56卷《學報》時,最是能深切地感受和體會到學校歷屆黨政領導對於《學報》的重視與支持;歷任主編、編輯,廣大作者、讀者等,多年來兢業守望、鍥而不舍的默默奉獻。也正是他們的集體智慧與一心一意的堅守,才使得《學報》不斷前進,並躋身於全國高校學報之前列。這是《學報》辦刊人的榮光,更是河大人的驕傲。

          82年前,“……茫茫中原,尤稱板蕩…”滿眼皆是民族文化憂患意識的張仲魯怎麼也不會想到——

          82年後,卻顧所來徑,蒼蒼橫翠微。《學報》如今已是玉樹臨風,日益壯大,成為國內高校學報界的品牌期刊。

          《社會科學版》自1996年起至今,連續六次被評為“中國人文社會科學核心期刊”“全國中文核心期刊”。先後三次入選CSSCI來源期刊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《自然科學版》2019福利直播與《醫學科學版》在國內的學術地位和影響不斷提升,並被多種國際數據庫收錄,獲得瞭諸多榮譽與褒獎。

          特色辦刊,走上跨越式發展的“快車道”

          特色辦刊是擴大高校學報知名度的重要因素,是提高核心競爭力的關鍵。

          回眸《學報》從無到有、從小到大的發展歷程,在厚重深沉的歷史背後,不難發現其積淀下來的辦刊理念。

          ( 一) 精準的期刊定位

          追溯《學報》高深之源頭,可見張仲魯“冀為學術之淵藪,文化之鄧林”之創辦學報的理想,準確點明瞭《學報》定位與社會職責:發現人才、培養人才、聚集人才,為學術繁榮、文化復興而竭盡全力。

          大道直行,無盡延展。82年來,《學報》秉承創刊素志,大力提倡“學術至上”,以“活躍學術思想、傳播科學文化,促進學術交流,弘揚科學精神,為教學與科研服務,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”為辦刊宗旨。大力營造濃厚的學術氛圍,健全鼓勵學術研究、支持學術創新的激勵機制。建立定期學術交流機制,允許各種流派的學術觀點自由溝通和爭辯,促進學術繁榮和發展。

          在全球化、信息化、數字化時代,《學報》站上新起點,新的機遇與挑戰同在眼前。

          機遇在於當前中國高等教育包括我校的飛速發展、優勢學科的不斷突破、專傢學者的開拓進取和青年學子的孜孜追求。挑戰來源於國內各高校學報全面實施品牌發展戰略,各傢學報各有創新、各有成就,呈現出“百傢爭鳴”的繁榮局面。

          “在這種形勢下,《學報》制定瞭16字規劃目標:突出優勢,增強特色,打造精品,擴大規模。”2005年,新上任的主編程民生點起瞭“三把火”,與編輯們攜手同心,一步步推進《學報》改革,卓有成效。

          校黨委書記關愛和在《學報》慶祝八十華誕時指出,“新形勢下,《學報》要與時俱進,堅持創新發展,發揮專傢、學者專長,主動策劃特色欄目和選題,積極打造特色和品牌,建立開放、多元、寬容的現代學術體系,培育核心競爭力是我們的當務之急。”

          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“我們將矢志不渝把《學報》打造成國內外學人展示學術研究成果的窗口、開展學術交流的平臺和知識傳播的橋梁、發現和培育學術新銳人才的園地。”現任主編喬傢君這樣介紹。

          (二)專題欄目服務學科發展

          我校在歷史上曾是一個以人文社科見長的學校,而且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是以文科為主的師范學院,所以《學報》的發展及作用主要體現在學校文科專業的發展方面。

          我校傳統的強私生飯勢學科之所以出自於中文、歷史、地理、日本香港韓國三級外語和政治教育等專業,這與《學報》有密切關系。1957—1965年,《學報》除發表有這五個專業的大量論文外,還出版中國語文專號、歷史專號、地理專號、外語專號、政治理論專號,極大活躍瞭學術氣氛。不少青年教師因此而走上瞭科研軌道,如王漢瀾、朱紹侯、馬佩、李潤田等知名學者,也都是在這一時期結緣《學報》。從該種意義上看,《學報》既為學科建設發現與培養瞭人才,也為自身發展瞭高水平的作者隊伍。

          改革開放後,為更好地為學校的教學科研服務,社科版十分重視對社會現實問題的研究,適時開設、調整相關欄目,先後開辟瞭“宋史研究”“河南當代作傢研究”“教學研究”等專欄,集中選編發表瞭一批具有較高學術水平的論文,促進瞭該領域學術研究的發展,產生瞭較好的社會反響。

          根據學校發展狀況,我校相對強勢的理工學科是地理學科。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,自科版主要是依托地理科學論文辦刊,提倡《學報》與教學、科研相結合。這種作用在1980—1993年尤為顯著,地理科學論文幾乎占領瞭自科版的半壁江山。自科版除發表李潤田等專傢學者的論文外,還發表瞭許多青年教師和研究生的論文,有力支持瞭地理系的科研、教學工作。

          20世紀80年代末,我校基本完成瞭由師范學院向綜合性大學的轉變,理工科專業發展迅速。自科版捕捉科研熱點,發表瞭李丙寅、張志軍等藥物電極系列研究論文,以及朱自強、張偉風、杜祖亮等LB膜系列研究論文。在開拓數學、化學和物理學等專業稿源的同時,對新成立的計算機信息技術、生命科學、土木建築工程等專業給予瞭特別關註。結合學校的學科建設,及時調整版面、組織稿件,扶持作者隊伍,成效顯著。

          (三)橫向聯合辦刊

          面對今天學術期刊蓬勃發展、外部競爭異常激烈的嚴峻形勢,全體《學報》人深知,沒有思路,就沒有出路;沒有創新,就沒有發展。

          2014年7月,《學報》與《法學論壇》《學習與探索》《求是學刊》《北百度翻譯京行政學院學報》《蘇州大學學報(哲學社會科學版)》等五傢SSCI來源期刊共同發起成立小型期刊共同體,商定六傢共同約稿、征稿和審稿,從而實現優質稿源的集約化與資源共享,共同推動專題學術研究。

          經協商,同年12月,在蘇州大學召開第一屆“新興(新型)權利與法治中國”學術研討會。其中,《學報》發表4篇優質稿件,多篇被轉載和引用,取得瞭良好的學術效果。

          2015年12月,在黑龍江大學召開瞭第二屆學術研討會,學術影響力持續擴大,多傢CSSCI來源期刊申請加入,各高等院校申請承辦會議。

          考慮到《學報》的學術實力,經過六傢期刊商議,第三屆學術研討會建議由河大《學報》承辦,會議時間計劃定於今年11月份。

          橫向聯合辦刊發起人之一,社科版副主編蔡軍認為,“橫向聯合”是對《學報》辦刊模式的創新,是開放式的、專題性的、集約化的,為《學報》早日跨入“名刊”建設行列的目標提供強大助力。

          貢獻突出,形成編輯學研究的“中原學派”

          無論是在編輯學研究領域,還是在高校學報界,隻要一提起《河南大學學報》,大都知道《學報》的“編輯學研究”專欄。

          欄目負責人姬建敏介紹說,截止2015年共發文497篇。497篇文章,497個成果,497種風景,不僅多角度、全方位展現瞭我國編輯學研究的整體圖景,也真實記錄瞭編輯學理論、實踐、編輯史、編輯出版教育研究的發展軌跡和研究盛況。

          專欄對於我校編輯出版專業的建設也可以說是厥功至偉。

          1986年,《學報》編輯部招收首屆編輯學碩士研究生,專欄被賦予瞭輔助編輯學研究生教育職能。1990年,我校中文系與《學報》擇優錄取瞭第一屆編輯學專業本科生,成為辦本科編輯學專業的一種試驗。1992年,該專業獲得批準,正式招生。其後,該專業並入新聞與傳播學院,並獲批碩士學位授予權。

          更為可喜的是,2014年入選教育部“名欄”稱號。

          如果深入研究“編輯學研究”欄目的創設及發展,就不能不提到三位老主編宋應離、王振鐸、張如法。三位大師風格鮮明突出,學識廣博高深,形成瞭我國編輯學領域裡堪稱翹楚的“中原學派”。

          明倫校區老六號樓一個不足6㎡的小房子,裡面一張普普通通羅馬的房子的桌子、一把普普通通的椅子,加上一個連普通都算不上的不大的小書架,僅有這麼點東西……就在這間普普通通的辦公室裡,宋應離一幹就是11年。

          萬事開頭難。宋應離審時度勢,克服重重困難,積極為編輯學的建立吶喊,於1985年旗幟鮮明地開辟瞭“編輯學研究專欄”,撐起瞭我國編輯學研究的一片天地。

          “那是一個美好的時代,一個令人向往和終生難以忘卻的時代,在內心深處我們將它稱之為《學報》的‘宋應離時代’。”編審王華生動情地說。

          王振鐸是我國編輯學研究領域創新成果最多的專傢學者之一。他提出的文化締構編輯觀、編輯學的三條基本原理、編輯活動“六元論”,以及一系列編輯學研究的范疇和概念,對今後編輯學理論研究具有重要的借鑒、啟發的價值和意義。

          “王老師退而不休,雖有病在身,已年近八旬,仍勤奮不止。驚雷原唱回應楊坤他對自己的評價是‘總覺得仿佛轉籠裡的一隻小松鼠,隻知盡力地蹬,蹬踏著籠子旋轉……”曾任《學報》(自科版)執行副主編陳國劍這樣感慨王振鐸先生嚴謹的工作態度。

          張如法是從事編輯學研究與教學工作的最早起步者之一,其《編輯社會學》是第一部系統探索編輯社會關系的研究專著。他的《編輯的選擇與組構》是對編輯選擇活動質的把握和高度的理論概括,是編輯學研究領域的開拓性創造和創新。

          “張老師對工作精益求精,往往是對一個字、一個標點符號、一個引文出處,都處處盡心、精雕細刻。對待編輯們的求助更是極盡所能,耐心幫助,從無半點推脫和猶豫。”這是《學報》編輯們對張如法的一致看法。

          辛勤的勞動必將結出豐碩成果。正是這個頗受業界尊崇、名揚全國的“中原學派”極具張揚的個性和雄厚的研究功力,使《學報》既能遊刃有餘地在編輯學原理、編輯史、編輯社會學、部門編輯學等眾多領域全面進行研究,又自成體系、獨具特色,為我國編輯學研究做出瞭具有開拓性的重要貢獻。

          長風萬裡,助力與支撐高水平大學建設

          來路當憶,長路可期。

          蘇州大學文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魯樞元贊譽《學報》的茁壯成長,“早期學報編輯部所在地6號樓前的雪松青枝披拂,迎風挺立,已經巍然成材,不勝感慨之,那也是從一粒種子破土萌生開始的。”

          上海交通大學城市科學研究院院長、首席專傢劉士林閉目遙想那些曾活躍於《學報》字裡行間的人物、學術和思想,思緒綿綿,“一傢地處中原的學術刊物,橫貫大變跌出的20和21兩世紀,新活綿亙,不能不說是中國學術界的一大奇觀。”

          “學報天長日久地滋潤青年學子的心田,總能撩撥起他們莫名的憧憬,使他們的心底見日光,筆下出亮色,文字漸見光澤,在隱蔽的字裡行間,爆發出生命的激情與活力。”劉增傑先生回想當年《學報》的教誨與呵護,以“和暖的光 甜蜜的雨”表達深切的感激之情。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82年來,我們聽到太多的專傢學者對《學報》的溫情回憶;看到一批又一批學術行人在這片土地上成長起來,成為國傢的棟梁;知道莘莘學子從中汲取知識和營養,豐富學術涵養,也豐富自己的人生、實現自己的追求。

          凡是過去,皆是序章。百尺竿頭,多卷洪篇,已經擺在歷史的時空裡,它是《學報》邁向未來的基石和奮發前行的嶄新起點。其求索之路,研發之事,創新之役,繁榮之未來,任重而道遠。

          《學報》《發刊辭》開篇即雲:“社會進化,日以千裡;物競天擇,瞬息萬變。”站位新起點,啟航“十三五”。當前,我校正乘風揚帆,信心滿滿,按照“國傢一流、區域引領、中原風格”的發展目標,朝著建設高水平大學的方向邁進。《學報》“十三五”事業發展規劃指出,“十三五”期間,緊跟學校步伐,以問題為導向,加強總體規劃,提高改革決策的科學性、增強改革措施的協調性,加快構建充滿活力、富有效率、更加開放、有利於《學報》科學發展的體制機制,為把我校建設成為“學術之淵藪,文化之鄧林”而續寫新的歷史,創造新的輝煌。

          因為“浩浩學海,難盡一人之腹;茫茫瀛寰,宜定指迷之針”(《創刊辭》),因此全體《學報》人“夙夜兢兢”,黽勉同心,銳意進取,堅持新常態下的學術擔當,將這束“光”代代相傳,綿延不絕。正如浙江省旅遊集團董事長、黨委副書記王順成所說,“80餘年的風雨歷練,她已成為學術領域的一朵耀眼的奇葩,散發著濃鬱的芳香。願她在盛開的百花園裡,更加鮮艷燦爛。”